遞四方集運倉

【遞四方集運倉】雲南植樹羣像——“雲”上植樹人

2021年03月12日 09:31:33 | 來源:新華網

  新華網昆明3月12日電(劉雲 邢蘇蓉)近年來,雲南走出了獨具特色的綠色發展之路,為了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發展理念,雲南湧現出眾多植“綠”典型,他們奮勇當先,走進山林,開創了屬於他們自己的“綠色”事業。

  今天,在植樹節來臨之際,讓我們一起來看“雲”上植樹人的故事!

  陸良“八老”:31年造林13萬畝

  過去的曲靖市陸良縣龍海鄉,因喀斯特地貌的特性,光禿禿的山體上怪石嶙峋,土質石漠化嚴重。

雲南省曲靖市陸良“八老”(資料圖)。新華網發(曲靖市委宣傳部 供圖)

  從1980年開始,龍海鄉樹搭棚村村民王小苗、王家德、王開和、王家壽、王家雲、王德映、王雲方、王長取在海拔2300米高的花木山上建起了7400畝的公益性生態林,護林31年,累計承包工程造林13.6萬畝。

雲南省曲靖市陸良“八老”(資料圖)。新華網發(曲靖市委宣傳部 供圖)

  植樹造林的任務基本完成後,八位老人以護林守林為主。不論白天還是黑夜,不管颳風還是下雨,都輪流到山林裏巡邏。

  時至今日,仍有老人不時到花木山林場走一走,看一看。因為,這裏的一草一木凝結着他們的心血和汗水。

  西疇奮力戰石漠 植樹造林50萬畝

  文山壯族苗族自治州西疇縣裸露、半裸露的喀斯特地貌佔全縣面積的75.4%,是全國石漠化程度最嚴重的地區之一。

劉登榮在雲南省文山州西疇縣木者村麼石谷炸響炸石造地第一炮的地方(2020年11月20日攝)。新華網 羅春明 攝

  上世紀90年代前的木者村麼石谷,岩石連片,莊稼收成極少。1990年,麼石谷炸響了勇鬥頑石的第一炮。叮叮噹噹,炮聲隆隆,全村男女老少鏖戰105天,在頑石堆裏幹出了365畝“三保”台地。從此,苞谷、烤煙等作物產量大幅提升,木者村甩掉了“口袋村”的帽子。

程墩儒在雲南省文山州西疇縣蚌谷鄉程家坡村500畝山豆根種植基地內(2020年11月20日攝)。新華網 羅春明 攝

  就在麼石谷炸石造地的那一年,在蚌谷鄉程家坡村,40歲的程墩儒和愛人扛着鋤頭扎進了石漠荒山,用10多年時間、磨平了20把鋤頭,把荒山全部種上了中藥材和林果。

雲南省文山州西疇縣木者村麼石谷炸響了“向石旮旯要土地”的第一炮,曾經的亂石堆,如今已是成片的三保台地(2020年11月20日攝)。新華網 羅春明 攝

  在西疇人不斷苦幹實幹中,逐漸形成了“搬家不如搬石頭,苦熬不如苦幹;等不是辦法,幹才有希望”的西疇精神。

雲南省文山州西疇縣興街鎮三光片區多依坪村小組,連片獼猴桃種植基地(2020年11月19日攝)。新華網 羅春明 攝

  西疇縣興街鎮三光片區國土面積44平方公里,石漠化面積就佔了30平方公里,村民吃盡了石漠化的苦頭。當地黨委政府帶領三光片區羣眾搬石造地,流轉土地發展獼猴桃種植。目前已流轉土地5000餘畝,種植獼猴桃2700畝。

曾經“高山禿頭潭無水,田薄地廋半年糧”的雲南省文山州西疇縣興街鎮江龍村,不僅山頭披綠裝,山腳也發展了620多畝林果(2020年11月20日攝)。新華網 羅春明 攝

  在西疇大地,這樣“改天換地”的例子不勝枚舉。經過多年持續綜合整治,截至2020年,西疇全縣治理石漠化140平方公里,植樹造林50萬畝,封山育林87萬畝,森林覆蓋率從25%提高到50.68%。

  兩代人接力守護善洲林場

楊善洲(資料照片)。新華社發

  1951年,楊善洲參加工作,先後任雲南省施甸縣委書記、保山地委書記等職,1988年,61歲的楊善洲從保山地委書記的崗位上退休後,回到家鄉大亮山植樹造林,造福百姓。

楊善洲(資料照片)。新華社發

  22載辛勤耕耘,楊善洲帶着幹部羣眾,植樹造林5.6萬畝,讓大亮山披上綠裝。2010年10月10日,83歲的楊善洲告別人世。為紀念老書記,大亮山林場此後更名為“善洲林場”。如今,曾經山禿水枯的大亮山林木葱鬱,溪流不斷;施甸的森林覆蓋率從1988年的17.1%升至50.78%。

楊善洲(資料照片)。新華社發

  若將管護好、發展好楊善洲林場比作一場接力賽,周波便是楊善洲老書記的接棒者。

  創業難、守業更難。周波正努力向着護林專家、林場管家、林業行家靠近。他的重點工作聚焦在改善基礎設施和加強森林病蟲害防治、加強林場生態安全等方面,增修防火通道,為防火瞭望台新建水窖,購買森林防火摩托車和滅火設備,森林防火期他還帶領職工深入林場周邊各村寨,開展防火工作宣傳,嚴格火源管控。

  30年來,周波始終奮戰在楊善洲林場這片土地上,將守護楊善洲精神融進了自己的生命裏,潛心深耕一片林子一種精神。

  張林波20餘載讓萬畝荒山成森林

  景洪市嘎灑鎮的大黑山林場,曾經是雜草叢生的荒山。1993年,張林波帶領當地村民承包這片約2萬畝的荒山,開始墾荒種樹。20多年時間裏,林場累計完成人工種植14000多畝,先後植樹400餘萬株。

雲南省景洪市嘎灑鎮大黑山林場一景(2019年7月31日攝)。新華社記者 秦晴 攝

張林波(左一)和當地羣眾探討下一步景洪市嘎灑鎮的大黑山林場發展計劃(2019年7月31日攝)。新華社記者 秦晴 攝

張林波(左)和林場工人一起查看景洪市嘎灑鎮的大黑山林場中的植物(2019年7月31日攝)。新華社記者 秦晴 攝

  如今的大黑山林場,森林覆蓋率已達86.9%。荒山變美了,林場還為周邊村寨的羣眾無償提供杉木種苗,扶持羣眾造林3萬餘畝,同時指導村民發展林下產業。

  金沙江邊種柳人

  納西族漢子和朝明,是土生土長的麗江市石鼓人,本職工作是護林防火。2012年,他組織林業系統的黨員在金沙江邊試種了100多株柳苗,成活率還不錯。次年,他開始號召黨員幹部、護林員、村民、學生等,在金沙江邊大規模種植柳樹,到2020年,他帶領羣眾在江邊種下10萬餘株柳苗,用一抹抹新綠,為長江上游防風固土、抵禦洪水和生態環境保護“添磚加瓦”。

2020年4月21日,在雲南省麗江市石鼓鎮航拍的金沙江,江邊柳林如同一條綠色的飄帶。新華網 趙普凡 攝

  據統計,截至2020年,金沙江流經玉龍縣境內的巨甸鎮、石鼓鎮、龍蟠鄉等9個鄉鎮,沿江一共種植有柳樹310.8萬棵,佔地面積達11.66萬畝。

雲南省麗江市石鼓鎮人和朝明和村民們在金沙江邊種植柳樹(2020年4月22日攝)。新華網 丁凝 攝

  鬱鬱葱葱的柳林,不僅實現了老一輩種柳人保護良田的樸素願望,也為“長江第一灣”增添了一抹美麗的綠色。

  夏衞春:大山深處的守護者

  夏衞春是昆明市海口林場的一名護林員,從事護林工作已經30多年。

2020年7月23日,夏衞春在雲南省昆明市海口林場林區巡查。新華社記者 陳欣波 攝

  1990年,夏衞春畢業分配到海口林場山衝林區,駐守在防火第一線,負責所在區域的森林防火監測、預報工作。

  2003年至今,夏衞春一直守護在中寶林區,開展巡山護林、宣傳保護森林的法律法規、消除火災隱患等工作。中寶林區管護面積大,森林資源豐富,區域位置複雜,他始終兢兢業業,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

2020年7月24日,夏衞春在雲南省昆明市海口林場瞭望台查看林區情況。新華社記者 陳欣波 攝

  “林區裏很多樹都是父親那輩老護林員親手種下的,作為一名林業職工後代,我要守護好這片林子才對得起父輩們的辛苦付出。”夏衞春説。

圖為昆明市海口林場中寶林區及瞭望台(2020年7月24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陳欣波 攝

  通過幾代林場人的不懈努力,海口林場實現了從森林覆蓋率幾乎為零到2020年森林覆蓋率達到71.24%、林木綠化率高達81.89%的巨大轉變。(完)

【遞四方集運倉】 [責任編輯: 範芳鈺]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0231398032271